Insert title here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美食
被低估的葡萄酒產業該如何越過“冬季”?
發佈人:來康聖      信息來源:新華網      發佈日期:2021-03-13 15:38:28      瀏覽次數:2625次

新華網北京3月10日電(任禹西)當前,我國脱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但鞏固成果防止返貧任務仍然非常重。做好鞏固拓展脱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工作意義重大、任務艱鉅。在眾多帶動地區發展的探索實踐中,見效快、效益高的葡萄酒產業備受青睞。作為全產業鏈行業的葡萄酒產業在這一時期的社會發展中發揮着積極作用。


被低估的葡萄酒產業——經濟、社會、生態效益三位一體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葡萄酒學院教授房玉林稱,葡萄酒產業在我國是一個被低估了價值的產業。他分享了自己的所見所聞:“葡萄酒產業在世界範圍內來看都是一個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都很高的產業。在法國的波爾多、勃艮第周圍的村莊都是以葡萄種植釀造作為支柱產業。這些村莊幾乎看不到空心化的趨勢,也沒有出現青年人員和人才流失的現象,這很值得我們參考。”

葡萄酒產業可以將農業、輕工業等產業以產品加工的方式連接起來,並向產業鏈下端延伸,形成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的獨特模式,不僅能推動釀酒葡萄種植和葡萄酒產業的發展,還能帶動葡萄酒原輔料、製藥、機械設備、制瓶業、印刷業、包裝業、運輸業、旅遊業等相關產業的發展。國家葡萄產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段長青表示,葡萄酒產業是一個有組織、高度集約化的農業產業體系,可以將勞動力組織起來分工協作,培養成產業工人,這對吸納年輕勞動力的社會意義更重要。

事實上,葡萄酒產業在產業帶動方面的潛力正在被企業和種植户挖掘。以張裕為例,目前企業已在新疆、寧夏、煙台等國內六大產區佈局20萬畝葡萄基地,採取“公司+合作社+農户”的模式,每年給全國果農帶來近8億元的收入,助力鄉村振興。

中國酒業協會葡萄酒分會祕書長火興三介紹,葡萄酒產業是“種釀結合”的產業,從一些主要產區調研的情況看,無論是酒莊還是大型規模化生產企業,無一例外都與產區釀酒葡萄種植有緊密的聯繫。“酒莊通常有自己的葡萄種植基地,大型生產釀造企業除了一定規模的自有葡萄種植基地之外,還通過訂單農業等方式與當地的葡萄種植大户或種植合作社簽訂了較為緊密的葡萄收購合同,並幫助種植户對葡萄種植進行技術管理,這種產業鏈向上延伸能有效提高產業的組織化程度,增加農民收入,帶動地域經濟和促進鄉村振興。”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原所長、研究員任興洲表示,除此之外,葡萄酒產業還對我國土地資源的有效利用和農村生態環境的改善有重要作用。“我們國家人多地少,耕地資源稀缺,如何有效利用有限的土地資源?我覺得葡萄酒行業是一個很好的方式。”

釀酒葡萄種植對土壤的肥力和排水性等性質具有一定的要求,由於不同葡萄酒產區的氣候特點差異,對優質釀酒葡萄種植的土壤要求也存在不同,但相對統一的認識是種植釀酒葡萄不需要佔用良田。段長青説,釀酒葡萄的種植不需佔用良田和耕地,因為肥沃土壤種出來的原料品質並不如荒漠化貧瘠土壤。也正是這個原因,使得我國葡萄酒產區主要分佈在西北、西南等自然條件較惡劣、經濟欠發達地區。

房玉林解釋:“就釀酒葡萄來説,能夠影響葡萄酒品質和風味的主要物質是次生代謝的產物,例如單寧和色素,而這些物質在逆境條件下合成的更多、更優,所以適度乾旱、紫外線強的條件在一定程度上有利於葡萄酒品質的提升。”

釀酒葡萄具有根系發達、耐乾旱、耐貧瘠、適應性強的特點,在我國西北乾旱半乾旱地區的一些戈壁、荒灘、溝壑、丘陵等不宜生產糧食的區域,推廣種植釀酒葡萄,不僅能夠推動農民增收,還能起到防風固沙,減少水土流失,盤活貧瘠土地資源的作用。“更為重要的是,由於我國西部和北部地區多為鹽鹼戈壁荒灘,晝夜温差較大,因此病蟲害較少發生,因而使用農藥相對較少,再加上各產區比較注重發展有機生態種植,有效控制了農藥和化肥等農用化學物質對土地資源的污染,具有改善生態環境的良好效應。”火興三補充道。

以寧夏賀蘭山東麓產區為例,該產區50餘萬畝葡萄園主要就是利用了非耕地的山坡、礫石、沙荒地,寧夏賀蘭山東麓產區部分酒莊還被選為自治區特色產業發展同黃河灘區治理及生態恢復結合的典範。從我國葡萄酒產業發展的實際來看,該產業對促進土地資源的有效利用、改善農村生態環境、有效解決三農問題、穩邊固邊,以及滿足和擴大居民消費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考慮到葡萄酒產業的性質及農業產業鏈中所起的巨大作用,在目前的情況下,更應當將葡萄酒產業作為農業產業對待,促進國內葡萄酒產業發展。


國產葡萄酒現狀——喜憂參半、期待越過冬季

那麼,目前中國葡萄酒產業發展狀況究竟如何?對於國產葡萄酒,不少消費者心中還存在着“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偏見,但事實證明,隨着這些年我國葡萄酒產業的持續積累,目前中國葡萄酒的品質、味道等方面已經展現出世界級水平,國產葡萄酒正不斷走出國門,贏得世界消費者的認可。

中國酒業協會執行理事長王琦説:“過去國外葡萄酒的品質比我們好,但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國產葡萄酒的品質和口感絲毫不遜色。”

“可以自豪的説,經過多年的發展,我國葡萄酒現在整體質量水平已經不比其他國家差。葡萄酒的魅力就在於多元化和多樣性,我們國家多樣的氣候和地形條件決定了我國葡萄酒產區的豐富多彩,也決定了國產葡萄酒風格的絢麗多姿,可以説,我們的國產葡萄酒既有風姿綽約、氣質高貴的‘陽春白雪’,也有親民友善、巧笑嫣然的‘鄰家小妹’。”房玉林説。

看到這樣的評價我們應該為之自豪,但中國葡萄酒產業仍然存在不盡如人意的現象,例如國內葡萄酒市場受到國外產品的衝擊較為明顯,性價比不高是國產葡萄酒困擾已久的問題。尤其剛過去的2020年可謂是葡萄酒產業的“冬季”,產業深度調整疊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市場總體需求疲軟,很多葡萄酒生產企業削減生產量。

葡萄酒行業上市公司發佈的業績統計顯示,2020年前三季報,ST威龍淨虧損1.64億元,利潤同比下降830%;莫高股份淨虧損684萬元,利潤同比下降147%;ST中葡淨虧損3705萬元,同比下降2747.8%;ST通葡淨虧損1851萬元,利潤同比下降693%,14家葡萄酒上市公司利潤在百萬元以上的,只有張裕一家。

中國農業科學院果樹研究所果樹栽培生理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王海波表示:“疫情期間葡萄酒依靠的傳統渠道的壓力驟增,導致葡萄酒產品陷入產品同質化與價格戰的困境。”

王琦表示,國產葡萄酒的品質提高了很多,但是性價比卻不夠理想,同樣品質的產品,進口的比國產的價格低,主要原因是國產葡萄酒的成本相對較高。他認為國產葡萄酒成本來自於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釀酒葡萄種植成本高。絕大多數國內葡萄酒企業的葡萄種植基地都涉及土地流轉,由於葡萄生長週期較長,10年左右才進入壯年期,掛果時間可持續50年左右,遠超目前30年的土地承包和流轉上限,導致葡萄酒企業土地流轉積極性不高,難以形成集中連片種植,增加種植成本。

二是機械化程度較低,與國外葡萄酒產區相比,我國釀酒葡萄種植在山區丘陵地帶分佈較多,因此機械化程度提升難度大,需要花費人工成本多,再加上無法獲得農機產品補貼,促使國內葡萄酒成本在客觀因素上很難被控制。

三是税負較高,國際上主要葡萄酒生產國普遍將葡萄酒列為農產品,可以享受農產品補貼及税收政策,不僅税負較低,而且還直接或間接地給予政府補貼。從國際環境看,葡萄酒消費税在很多國家都不徵收,即使徵收的國家税率也較低,如智利對葡萄酒企業徵收19%增值税,1.5%國內銷售消費税;法國徵收19.6%增值税;澳大利亞徵收10%商品及服務税,出口葡萄酒不必繳納。而我國則按13%徵收增值税,另外還有10%的消費税,國內葡萄酒企業綜合税負一般為25%-30%,提高了企業成本。

段長青表示:“當前,對於地處自然條件差、經濟欠發達區域的葡萄酒產業,亟需通過減免税費等有效措施來加大產業扶持力度,幫助葡萄酒產業形成完整的產業鏈,成為強大的地方特色產業,助力地域經濟發展。”

任興洲也持有同樣的看法,她認為,葡萄酒税收的適當減免能夠為企業減輕負擔,從而帶動行業的發展,大大提升產區的造血功能和綜合效益。


綜合考慮葡萄酒產業特點,適當減免消費税

綜合來看,國產葡萄酒行業要想提升性價比,在競爭中處於有利位置,需要從成本方面入手為行業和企業減輕負擔。其中最直接的手段就是減税,如果10%的消費税能夠適當減免,國內企業與國外企業雙方之間的實力差距無疑將大大縮減。

任興洲建議:“可以綜合考慮到葡萄酒一、二、三次產業融合,上下游協同特別緊密的特點,對企業的税費進行適度的調整。”

作為葡萄酒產業的企業代表,全國人大代表、張裕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周洪江建議:“取消葡萄酒消費税,精準扶持國內葡萄酒產業鏈,抵禦進口產品衝擊。”

據統計,葡萄酒只佔全國主要酒類品種銷售額的很小部分,如果按葡萄酒銷售額的10%計算消費税,也僅有10個億左右,這與全國酒類消費税龐大的基數相比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對葡萄酒生產企業來説,這部分税負佔了他們總税負的近三分之一,對他們的影響卻是相當大的,如果這部分税負適當減免,對於減輕企業負擔,提高企業盈利能力,創造一個相對寬鬆的行業發展環境可謂至關重要。在既不會對國家税收造成大的影響,又對產業發展有重大推動作用的前提下,適當減免葡萄酒消費税將使國內葡萄酒企業放下包袱,得到更好更快的發展。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返回首頁
更多新聞,歡迎掃描上方二維碼關注百靈網官方微信(beelink1998515)
您看完此新聞的心情是
點贊有0人與您觀點相同
熱點專題
熱點新聞
Insert title here